【将律】转角遇到的不一定是爱,还可能是————

回馈 @游唱诗人之都 的点文,应该没有坑到一年......

架空世界,没有超能力的末世打丧尸设定,有参考《我是传奇》

说来惭愧,很久没看灵能的漫画了,大半夜凭当时看的记忆尽量写的

OOC和小学生文笔并存,有意见欢迎指出!





  “2090年10月15日,观察者影山律,观察对象影山茂夫……”律对着电脑的摄像头开始记录今天的观察结果。

  铃木将在这个地下实验室里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百无聊赖地等着律将今天的例行日常完成。他打量着这个自己已经不知道打量过多少回的房间,从铁门到天花板到被特质玻璃隔离着的在床上躺着被机器环绕的影山茂夫。虽然律总跟他说自己的哥哥很厉害,但是将就是莫名看这个自从自己认识以来就从没睁过眼的人有些不爽。对方今天也紧闭双目躺在实验室唯一的一张床上,好像沉浸在一个永无止境的美梦中不肯醒来。

  切,将有些忿忿地收回视线。一大清早想和律一起出门但是被告知要先到楼下观察哥哥的情况,即使知道是例行公事,将小少爷也甚是不平。明明是入秋后难得的好天气。

  

  律完成了早上的记录,他把资料小心翼翼地保存好,回过头来对将说:“好了,走吧。”

  将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走出了实验室。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实验室,要不是为了等律他才不会下来,虽然律跟他说过他要是不高兴的话可以在楼上等。

 

  律走到大厅的时候,将已经换好了行头在玄关等着他了。好在律之前也做了出门的准备,简单换好外套后就拿起装备和将一起走了出去。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秋日的阳光虽然带着点冷意,却依旧灿烂。九月份一直在下雨,为了安全和方便两方面考虑两个人都没怎么离开这个街区。

  将在铁门的小窗口观望了一下,确认安全后和律比了一个手势,律打开了半扇大门,开着车到了外面的马路上,等将关好门后上车。

  

  “今天天气难得这么好,不如去B区看看?”将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知从哪翻出来一张地图,上面圈圈点点标记了很多地方。律目不斜视,冷静地回道:“凭我们两个人去B区还是有些危险,等花泽君回来再说吧。今天不是说好的去F区么。”

  将闻言也没多说什么,虽然很不爽不过律说的确实是事实,即使对自己和律的水平都相当有信心,两个人去B区还是太冒险了——听说影山茂夫那家伙倒是以前一个人去过的样子。

  律开着车,沉默在这小小的空间中蔓延。将无聊地打开收音机,来回切换频道,他并没有指望这些“滋滋滋”的声音能带给他什么惊喜,他只是想找点事情做而已。

  “如果你实在无聊,”律终于开了口“车里我记得有花泽君上次留下来的漫画,是他从A区的一个店里淘到的,你可以找出来看看。”

  将无言地打开副驾驶座前的收纳盒,找到了那本漫画,其实他上次出门就已经在书店里翻过这些漫画了,但他不想和律再因为这些事产生摩擦。

 

  到达F区的街口,二人都没有急着下车。律清点着自己的装备,将观察着车外的情况。

  安全。将和律对视一眼,律拿过之前将使用的地图,和他再次确认了今天的计划。用眼神确定对方准备好后,二人同时打开车门,向各自的路线前进。

  

  将背着包走在F区的宽阔的大街上。这里以前是城市的金融区,破败的高楼鳞次栉比。当然,为了市容,这里也铺设了不少绿地。中心区域甚至有一处人工湖。阳光照耀在高楼铺满了灰尘的玻璃上,万里无云的秋日,白天的危险减少了很多。从人工湖的观景走廊上悠闲地走过,将甚至有种自己是来游览观光的错觉。

  不知道律那边的风景怎么样,将散漫地想着,虽然在这里可以用对讲机联系到,但是现在不是和律说这种话的时候。终于绕过了人工湖的湖畔,将正了神色,走进了前方高楼构成的钢筋水泥森林。

  

  虽然白天的威胁确实比较少,但是这些高楼的地下楼层确实杀机四伏。保持着警惕,将从背后的背包里取出武器,寻找着目标的大厦。

  

  这时,耳边的通信器传来了律的声音:“这边完成。”

  将在心里啧了一声,果然是从人工湖那边绕过来太远了吗。他打开通信器的麦克风回复道:“了解,这边马上完成。”

  律冷静的声音通过电子设备传来:“我在汇合处等你。”

  将平复下内心的焦躁,现在以尽快完成目标为主。

  

  律关上麦克风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今天早上开始将的情绪就有些不对。

  将是一直希望能回他父亲所在的新城市揭穿自己父亲的阴谋,为此他一直在这些沦陷的危险区搜集证据,寻找同伴,律也是因此而认识他。

而律自己却无法放下灾害爆发以来莫名陷入昏迷的哥哥不管,即使当时将哥哥带入研究所的研究员们都因为种种原因离开了那里。双亲在灾害爆发前去海外旅游,让两兄弟自己在家生活一个星期,没想到这就成为了一家人的永别。

  

  向来克己而自律的影山律在这时总会进退两难,他明白想要解决哥哥的问题总是需要去新城市的,但是他也清楚一旦让哥哥接触到那些人恐怕会引发难以想象的后果。这也是他无法对将下定决心的原因。将昨晚也因此和他闹了别扭。

 

  律思考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将正在悄悄潜入目标的高楼。这里曾经是自己那个可恶老爸的合作公司的所在地,资料什么的应该不会少。电梯无法使用,只能走楼梯么……楼梯间也是危险区域啊。将握紧武器,推开楼梯间的门向上走去。啊啊,好黑,幸好律昨天提醒自己带了手电筒。昨天明明在商量今天的任务的时候还很开心的,啧。

 

  


  律意识到自己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将的声音的时候,将已经把第三个从楼梯间里窜上来的丧尸打出了窗外,从二十一楼楼掉下去即使是丧尸也难以复原吧。将刚刚因为那个混蛋老爸的合作公司选建在二十一层的抱怨此刻被消除了不少。考虑到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带了攀爬装备——反过来也适合让自己能从二十一楼落地。安慰了焦急的律,将一脸自信地拿出了绳索,准备从二十一楼顺沿而下——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大厦门口聚集了那么多丧尸在看着他?!明明是白天这些丧尸就不怕阳光吗——该死什么时候天气突然转阴了?!

 

  深吸一口气,望着从二十一楼的楼梯间冲过来的丧尸,将毫不犹豫地向下滑去。比起在空中被吞噬,向下突破还能有一线生机。这些可怜的丧尸想必是太久没有在这空无一人的城市捕食到食物了,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它们这么狂热的聚集,就像中二老爸的那个中二组织一样……等等!

  “律!你别过来!太危险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突围!”降落到地上的将一边把靠近自己的丧尸打飞一边朝麦克风大吼着,也不管对方听不听得见。感谢“白天丧尸行动力低下”这个设定还没有完全消失,虽然有些吃力,虽然被打中了几下——还好穿了防护衣,虽然自己刚刚爬上了二十一楼又降下了二十一楼真的有点累,但是将还是一棒一棒地挥舞着武器,向前突围。

  一直没有听到律的回音,律那边没问题吧?

  对于这些白天大部分时间只能生活在地下的生物而言,今天可谓是难得的天时地利占尽。熙熙攘攘的丧尸群如海潮般向将来。仅仅是这栋大楼地下室的居民不可能构成这么庞大的阵势,其他街区的那些生物也被这个动静吸引了吗?那么律那边......

  没有给将更多思考的时间,眼前的血盆大口和身后探来的利爪迫使将不得不让自己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击退敌人上,手中的物理学圣剑挥舞如风,但是仍然不能把那些危险临近的呼啸声从自己耳边排除。

  “嘭!”是眼前的头颅被打飞的声音。

  “唰!”武器在空中闪出一道耀眼的弧线。

  “呀————————!”这些家伙被打断身体也是会觉得痛的吗,真刺耳啊。

  耳机里一直没传来自己最想听到的声音。  

  

  

  可恶,很担心律,自己却被绊在这里。

  明明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将却突然想到昨天跟律说想和他一起回新城市的提议又被拒绝了。

  啊啊,真是的。

  还没听到想要的答复。

  怎么能不去见他。

  

  眼前的丧尸层层叠叠,将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走开。走开。走开。走开。走开。

  将机械地挥舞着手臂。

  好想听律跟自己说愿意啊。

 

  “……”

  什么?有人在跟自己说什么吗?

  “——将!”

  律?!

  “将!坚持住!!!”

  “律?你怎么在这?”

  “先解决敌人!”

  律握紧手里的步枪,将枪托向将后门试图攻击将的背部的丧尸砸去。

 

  直到太阳再次出现,两个人才终于结束了战斗——

  “真是的,居然都打到了下午……都能看见夕阳了”律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整理着装备。

  回头看向同伴,将似乎是真的累了,坐在丧尸遗体堆成的小山上休息。

  “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哦。”

  “快看啊,律,这里可以看到很美的夕阳哦。”

  “哪里?”

  “过来,把手给我,上来。”

  “不,等等……唔”

  “……”

  “……”

  一吻结束,律还没反应过来,将却先撇过头去。

  微妙的有些不爽啊,律稍稍眯起眼睛想到。

  

  “唔。”

  “嗯……”

  “你想说啥?”

  “……你先说吧”

  “我会陪你一起解决你哥哥的事情的!”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新城市解决这件事!”

  律笑了笑,率先掉下尸山,对将伸出手道:“走吧。”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寂静悠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