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莺】生如朝露(上)

咸鱼今晚体验了一把爆肝的感觉,于是把前面发过整合一下,分成上中下三部分


CP:一期一振X莺丸


非常意识流,小学生文笔,OOC不可避。

完全没有谈恋爱的感觉。

但还是希望各位能够提出意见和建议,有了批评才更有写作的动力!


本丸设定与原作略有一点出入。


  


一期一振刚刚来到本丸的时候,见到的第一个人是莺丸。

  彼时他刚刚睁开眼睛,昏暗的锻刀室里明灭的火光让他有些恍惚,一时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下意识地自我介绍:“一期一振吉光,是······”

话还没说完却被站在暗处的人打断了,那人走到他的面前。借助身后的光,他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样,茶色的头发与波澜不惊的双眸一如既往。

  “好久不见了,一期一振。”

  回过神,他微微笑,金眸在火光的映衬下更显得耀眼,“是,许久不见,莺丸殿。”

 

  审神者对于一期一振的现世十分高兴,栗田口家的孩子们更是为自家大哥的到来激动不已。当天晚上本丸为他举办了欢迎会,曾经同为皇家御物的旧识鹤丸国永也过来和他打招呼叙旧,欢迎会十分热闹。栗田口的短刀们缠着大哥不愿意放开,大家都庆祝着新同伴的加入,喜欢喝酒的次郎和日本号还特意过来与他拼酒,一期一振喝了几杯以后实在不胜酒力,他们也没勉强。

  酒意上头,已经在黑暗中沉睡了多年的他看着眼前灯火通明的大厅,听着周围的人声喧闹,眼前竟有些模糊。

  宴至深夜,由于第二天是休息日,不少刀剑都还继续在借此难得的聚会放松,刚刚来到本丸就担负起好哥哥形象的一期一振则在骨喰负责去劝不愿休息的弟弟们就寝。短刀们都希望大哥留下来陪他们一起睡觉,一期一振想到离席之前审神者让他去一趟前厅的吩咐,只得安抚好弟弟们后先行离开。

  

  到了前厅,却发现在那里的不止审神者一人,还有宴会开始不久与他打了个招呼就没看见人影的莺丸,他背对着自己似乎正在与审神者谈话,注意到审神者望向门口的一期一振的视线,他也转身过来。

  审神者为一期一振大致介绍了一下本丸的情况。

  为了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时之政府派遣审神者召唤由刀剑形成了拥有强大力量的付丧神穿梭于时空的缝隙之中,斩杀敌人,净化那些由于曾经的野望得不到实现的怨念逐渐集合形成的怨灵与被怨气污染而堕落的付丧神。

  这个本丸的刀剑数量并不多,因此一期一振的到来也是为本丸增添了一枚重要战力。

 

  第二天是休息日,审神者表示今天只是简单说明,时间也晚了不如明天再详细讲述顺便带他熟悉本丸构造。审神者正打算离开时一直沉默的莺丸开口了,“主上,您还没安排一期一振的房间。”

  一期一振刚想表示他和弟弟们住一起就好,只见审神者回过头来直接向莺丸道,“按规矩他就交给你负责了。”然后甩甩袖子潇洒地走远了。

 

  前厅陷入了沉默。

 

  对于一期一振而言,莺丸虽也是旧识,但两人其实并没有十分熟稔。他的时光在那场夏日大火后似乎就已沉寂,在德川家时他被重新锻造,新主人也并非不珍视他,可是他却无法看到一期一振,一期一振的意识就此在时间的流逝中逐渐消散,直到他在皇室又一次遇到了与自己同为付丧神的鹤丸国永和莺丸等人,意识才再一次苏醒。但是那时除了刚刚见面时打招呼,由于没有主人灵力的支撑,他们大多时候也只是在收藏厅内安静地沉睡。

 

  还没等一期一振向莺丸解释弟弟们的情况,对方就了然地开口道,“一期一振要去陪弟弟们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再带你去你的房间。”

  一期一振低头感激道,“多谢您的理解,莺丸殿,也请您早点休息。”

  莺丸点点头离开了,一期一振目送对方走过了回廊的拐弯处,才向弟弟们的房间走去。

 

  第二天吃完早饭,审神者就将一期一振叫去了解了本丸的大体构造和内番任务,审神者安排好新的轮值表后将一期一振安排进第一小队,希望他能尽快提升练度。虽然最近的任务主要集中在由打刀肋差和短刀负责的夜战区域,但是平时的战斗自然是练度高的太刀和大太刀越多越好。

  

  本丸的规矩向来是新刀由将其领进门的刀照顾,审神者为了方便直接将一期一振安排进莺丸的房间,本来莺丸也是一个人住。将自己的东西整理好后,一期一振走出房间,莺丸在廊下喝茶。

 

  “要喝茶么?”莺丸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天空问道。

“感谢您的邀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一期一振走向莺丸在他身边坐下,发现有一个空着的茶杯,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双手捧着茶杯品尝起来。

 

  在莺丸的带领下,一期一振很快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每日根据审神者的安排出阵,和轮值的同伴一起进行内番,与练度高的刀剑进行手合,照顾弟弟,一切都井井有条。渐渐地他不再需要他人的照顾,四花太刀的优势也是他练度迅速提升,出阵拿誉的时候也越来越多,逐渐成为了第一队的主力成员。他越来越成为栗田口家的温柔好大哥,其他刀剑口中值得信赖的强大队友,出阵时不负吉光名号的名刀。几乎所有人都为有这样可靠的同伴而高兴不已。

 

只有他的室友,从来不予任何评价,似乎并不关心他的成长。

 

作为来本丸早练度高的刀剑,莺丸平时除了带领一期一振出战就基本在本丸养老,偶尔会被派去到路程比较远的地方去远征探察情况。对于莺丸而已他并不讨厌远征,远征往往是去没有什么人烟也很少会遇到敌人的地方探查资源,他练度足够高一个人去也绰绰有余,所以有远征任务时他往往会一个人去,比起远征更像去散步。审神者也知道这位老爷爷的性格,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也不勉强他。自从一期一振从第一小队毕业后,他更加悠闲。随着一期一振越来越为审神者所重用,他的作息也是早出晚归。他们两人虽是室友,却并没有太多交流。

 

一期一振不是很了解莺丸,对方似乎喜欢安静,总是一个人在廊下喝茶。偶尔和他说话,说起的也只是那位叫大包平的兄弟,对他还没有来到本丸感到遗憾。弟弟们有时跑到自己这里来玩时,莺丸看着他和弟弟们互动,那双茶色的眼眸中看不出情绪。他怕弟弟们吵到莺丸,对方却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偶尔还会微笑着给弟弟们金平糖,弟弟们嬉笑着向莺丸撒娇,他也会像普通的老爷爷宠溺小孩子那样拍拍弟弟们的头。

 

不知怎么的,一期一振看着弟弟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向莺丸撒娇,那么亲密地接近他,内心竟有些小小的羡慕。对于自己而言,莺丸和他即使是旧识,却似乎总有那么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两人之间。不仅是自己,莺丸对于整个本丸都是若即若离的存在一般。有时看见莺丸坐在走廊边捧着茶杯看着远处的风景,就觉得莺丸像一只飞鸟,随时会飞离这个本丸。

 

 

 

 

第二章

 

··················

“莺丸殿,对于自己被召唤是如何看待的呢?”

“·········”

“是吗?那真是很好呢。”

“·········”

··················

 

 

一期一振猛然惊醒,不知怎么突然梦到了在皇家时的情景,可是印象中自己似乎并没有与对方发生这段对话,他们在并没有这么熟稔,那么这份记忆又是从何而来。右手覆盖上额头,他微微侧身看向右边,室友似乎已经不在房间里,门外已天光大亮。

一期一振舒了口气,撑着身子坐起来。前几日的出战连续遭遇检非,他和队友都受了不小的伤,作为队长为了掩护同伴的他更是在手入室躺了十个小时才出来,栗田口家的弟弟们都在手入室外面为大哥担心不已,审神者干脆给他批了假让他在本丸好好休养。虽说是放假,这个点才起床的自己也未免太懈怠了,一期一振摇摇头换上衣服准备出门。

餐厅内审神者似乎刚刚吃完饭正打算把餐盘端到厨房去,他看见他的室友也在一旁喝茶。见到他过来,审神者打了个招呼。一期一振也在桌边坐下开始吃早餐。过了一会儿审神者走回餐厅坐在他对面。

“一期,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承蒙您的关照,已经好多了,不会影响出阵。”

“那就好,”听到这话审神者似乎松了一口气,转头看看身边的莺丸又看看一期一振,有些犹豫地开口道,“既然一期你恢复的不错了,那么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一期一振有些迷惑,不过还是从桌旁站起身微微躬身道,“定当竭尽所能。”

 

时之政府有时会在具体情况不明的时空监测到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力量波动,因此远征除了收集资源偶尔也会负责在未知区域探察敌人的情况。虽然遇到敌人的几率并不大但是仍然有风险,以往也有队员远征时遇到敌人,因战力不足而在作战中受到重伤的事情发生。之前莺丸个人远征的地图都是经过确认的安全区域,而这次时之政府突然指定的任务却是可能具有敌人存在的危险地带。最近的出阵集中在夜战和地下城,双线作战本丸的战斗力吃紧,偏偏又在这个时候被时之政府委派了任务,出于安全考虑,审神者决定安排战斗力较高又刚好因为出阵轮换而空闲的莺丸和一期一振去探查情况。虽然一期一振才刚刚伤愈,但是作为本丸的高战斗力,审神者一方面是出于人手不够的考虑,一方面也是相信他的实力。

 

风吹过树林传来“沙沙”的声音,一期一振走在前面随时准备应对可能会出现的敌人。他们对于这个地域的具体情况也不甚了解,传送过来时就已经在这个树林中。根据地图上显示敌人可能活动过的位置,大致确认了一下传送点所在的方位后,他二人向树林外走去。

以往都是由侦查力较高的打刀负责探敌,这是他第一次参与只有两人的远征,树林中适合用来做遮蔽物的东西太多,既可以掩护他们也可以让敌人设下埋伏。也许是身为栗田口唯一太刀所具有的天生的责任感,他自动担负起了保护队友的任务,就像之前数次出阵一样,背影挺得笔直,左手扶着的刀随时准备出鞘。莺丸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后面。都不是喜欢随意找他人搭话的人,二人一路无话,总算快走到树林的出口,一期一振正犹豫着要不要问问莺丸是否需要休息时,莺丸却突然开口了:“一期。”

“啊······是!有什么事么,莺丸殿?”第一次被对方如此称呼十分惊讶的一期一振楞了一下,立刻回应道。

“不要太紧张了,”莺丸注视着他的眼睛,“你身体才刚刚恢复,不要太勉强,稍微休息一下吧。”

“劳您费心,我的身体状况还好,不会影响前行。莺丸殿需要休息么?”

“不,我也不是那种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气的老爷爷,”莺丸轻笑着摇摇头,“我只是想告你不用太逼迫自己,我们是队友。”

一期一振心里有些惊讶,自从被召唤后他一直是弟弟们仰慕的大哥,其他队友可靠的同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这么说。

“谢谢您的提醒,如果有不适我会提出的,”一期一振回过神,对比着地图向莺丸说明情况,“这前方大概就是情报指出的敌人可能活动过的区域了,请务必小心。”走出树林视野开阔了许多,不远似乎处有一座城镇,从他们这里看去荒无人烟,看起来已经破落了。

二人对视一眼,时之政府提供的情报显示这里活动的并不是历史修正主义者,但是却有一股来历不明的邪恶气息在这一带活动,可能是被曾经的怨气污染而导致暗堕的付丧神,他们随身带着审神者制作的御守可以避免被堕化,这也是审神者同意安排他们二人远征的一个原因。

 

 

 

“莺丸殿,小心!”一期一振一边提醒队友一边横刀斩断了眼前冒着黑气的敌人的身体,那漆黑的身躯随即化成一阵灰烬消失在空气中,消散前似乎还可以听到黑影不甘的呐喊。还没等他向队友踏出一步又是一个敌人补了过来。被提醒的莺丸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听到一期的声音后他立即转身反手将欲从后方偷袭的敌人斩杀,空位立马被其他黑影占据。虽然二人实力足够强劲,这些敌人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但是不停歇的车轮战也对他们的体力造成了不小的消耗。而在小巷中被包围,他们连撤退都困难。

他们在城镇中探寻了许久都没有探寻到敌人,刚刚走入这条小巷就感应到了一种极为不详的气息,随即就被团团围住,小巷的两边都是破旧的住宅,只有尽头的那间神社,即使透过层层的包围,仍然可以看到有似乎有人影飘过。

不知过了多久,敌人终于被清理干净,一期一振确认再没有敌人突袭后,走向莺丸。

“莺丸殿,您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你的身体怎么样?”

“我也没有大碍,接下来要搜索这些敌人······”他想着时间已经不早,需要尽快确认情况向审神者报告。话还没说完,一期一振感到一阵头晕,差点没站稳,他用没有持刀的左手撑住自己的额头。

莺丸见状,过来扶着他道:“这样怎么是没事,先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吧。”

一期一振还想挣扎一下,“我刚刚只是······”

莺丸这个时候却表现出难得的强势,右手持刀的情况下即使只是一只左手仍然将一期一振带到刚刚确认了安全的地方,让他在树荫下休息。

“不用这么着急,我们已经确认了敌人的具体方位,而且就刚刚的情况来看,我们在村子里走了这么久都没有遇到敌人,却在那间神社前的路上被袭击,看来那间神社就是敌人的本营了。”莺丸也弯下腰来坐在一期一振身旁,分析道“就刚刚交手的情况来看,攻击我们的并不是暗堕的刀剑,而是极其强烈的怨念。”

莺丸喜欢喝茶,身上常常伴随着茶叶的清香。一期一振很少和莺丸相处的这么近,茶香轻轻拂过他的鼻尖,刚刚战斗后的杀意还存在于他的脑海中,空气中似乎混有并不存在的血的气息,那气息与茶香混合在一起,刺激着一期一振的意识。他难得的对于他人的话走神,直到莺丸出声叫他的名字

“一期,你听到了吗?”

他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向莺丸道歉:“非常抱歉,莺丸殿下。”

莺丸只当他是还没缓过神来,重新说了一遍。

如果这个区域有暗堕的刀剑,那么“他”应该就在这座神社中。被怨气所污染而暗堕的刀剑会吞噬那些原本存在的意识,他们不仅具有作为付丧神时的力量,同时也会将那些强烈的执念化作自己的力量。而刚刚袭击他们的黑影,应该就是“他”的力量的具现化。因为怨气而堕落的付丧神同时也被怨气束缚,“他”无法离开怨气聚集的区域,所以当他们踏入“他”的领域时他也只能用这些黑影来对付他们。只要不踏进神社他们二人就是安全的,反过来也只有进入神社他们才可能对付“他”。

 

“即使不能离开神社,对方仍然能释放如此强大的能量,我认为还是先向审神者汇报情况比较好。”莺丸透过层层树荫,望向天空,虽然分析是分析着强敌,仍然用一如既往的平淡口吻说道。

“虽然我很想赞同您的意见,但是情况似乎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了呢,莺丸殿”一期一振右手握紧刀柄,站起来挡在莺丸的身前,望着远方渐渐出现的影子,神情凝重地说道。

莺丸透过一期的肩膀,看向远处,一向波澜不惊的眼眸也露出了不可置信。

 

为什么检非违使会出现在这里!

 

 

 

 

第三章

 

 

  是战,还是走?

  他二人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三岔路口,检非违使从最左边的一条路靠近他们,中间的小路通往那间神社,看起来只有最右边的道路可以选择。

  一期一振和莺丸对视一眼,将手放在了刀柄上面。

  

  两个人双手持刀,神色严峻地面对着靠近的敌人,他们俩身上都挂了不少彩。第三条路果不其然有检非违使埋伏,他们试探了一下便退回路口,没想到检非突然加速冲向他们,所幸他们都带有刀装保护,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便将第一批靠近他们的检非消灭了。可是拜这次攻击所赐,他们也被迫退向了第二条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之前环绕他们的黑影并没有出现。这让他们的压力稍微缓解了一些,但仍然不可以松懈。

  这次堵住他们道路的检非违使数量也不多,并不宽阔的小巷似乎也限制住了长枪和大太刀的行动。一期一振回头望向莺丸,莺丸朝他略微点头就向后退了一步,一期一振利用莺丸后退的空档向前跨出一步,横刀斩向敌人,砍掉了敌人的刀装。他迅速后退,莺丸补上他的位置,将没有防护的敌人毫不留情地斩杀。

  从巷口靠近的敌人越来越多,即使是没有长枪和大太刀的威胁,他们俩也无法从小巷中杀出重围,反而越来越被逼向神社。

  越是靠近神社,一期一振心中的不详感越是强烈。之前包围他们的黑影为什么不见了,这种空无一人的地方为什么这间神社看起来完好如初,神社里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存在。一期一振分心的一刹那,检非违使突然冲上前举起手中的太刀,即使一期一振反应快,也收到了不小的伤害,幸好御守替他挡下了致命一击,但露在外面的白衬衫仍然被血染红,一期一振不得不将刀插在地上以维持身体平衡。莺丸见状,挥刀击退了欲补刀的敌人,迅速搀扶起一期一振向后逃进了神社,虽然神社里的敌人莫名消失让人不安,但是此刻一期一振的伤势不容耽搁,需要迅速为他包扎止血。

  他们进入神社以后检非违使并没有追进来,而是停在了鸟居前面。这加大了两人心中的不安,是什么使检非违使都如此忌惮。莺丸替一期一振包扎,一期一振则试图以灵力联系审神者。在检非违使刚刚出现的时候他们就曾联系过一次,可是一直没有回应。此刻一期一振的御守在刚刚的战斗中为了保护他而破碎了,莺丸身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在这个充满了不祥气息的神社中两个人都已经近乎精疲力竭,谁也没有想到一个远征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间神社的规模并不大,进入鸟居后一条幽深的路通向本殿,一期一振和莺丸靠在树下做片刻休息,观察着周围的形势。

  “我认为我们还是迅速离开此地为妙,莺丸殿,”一期一振勉强集中精神说道。

  “我也这么认为,”莺丸望着远处的检非违使回应道。无论之前出现的黑影是什么又为何消失,他们都没有精力再来一次与那么多敌人进行的战斗,何况外面还有检非违使虎视眈眈。待一期一振情况稍微好转,莺丸就扶起他向外走去。检非违使在神社门口停下后就分散开来,而且仍然没有长枪和大太刀的身影,只要他们找到一个突破口冲出去就有机会前往地图上标记的另一个传送点,就在这个小镇的外面。

  

  然而情况再次出乎他们意料,一直按兵不动的检非违使突然闯进了神社的范围,而身后本殿的大门也突然打开,一道黑影闪电般地冲向检非,他们的刀剑在空中碰撞,强大的力量甚至在来回中擦出了火花。莺丸扶着一期一振躲到一旁,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解。不过此刻情况不容他们多想,趁两股势力交锋的时候正好适合二人撤退。

 

  一期一振跑出神社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目之所及不再是那个在历史的长河中破败不堪的残骸,而是充满了生活气息,灯火通明的小镇。他下意识地回望身边的莺丸,却发现空无一人。身上的伤口提醒着自己他并没有在做梦,显然是从神社出来的瞬间,他们打破了什么时间的屏障。但是莺丸为何又会突然消失,一期一振试图寻找他的同伴。他回头望向那间神社,一如之前所见的幽静,本殿里似乎有灯火闪烁。

  他再望向前方,可以看到小镇中的人来人往,人们从他面前走过却没有人看他一眼,好像他不存在于这个时空。一期一振叹了口气,在这里站着也不是办法,再一次确认自己的同伴不在身边以后,他慢慢向前走去。

  一期一振穿行在小镇中间,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男人们三三两两结成伴,在外面寻欢作乐,他们看不见一期一振也听不见他的声音。一期一振呼喊着同伴的名字试图寻找他,顺便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他无法确认这是哪个时代,小镇也没有什么标志性的建筑,他回忆着之前来时的方向,向小镇外的传送点走去。如果莺丸也发现他不见了,那么他们都会去传送点查看情况。

 

  一期一振扶着左臂走在街上,他与路上的行人擦肩而过,转过一个又一个街角,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每一个经过的行人,无论是结伴而行还是独自行走,都说着重复的语句,而走过的路即使是来时的路,可是每当走过固定的路口时又会回到同一个地方——他与莺丸之前歇息的三岔路口。一期一振警觉起来,之前由于受伤,再加上这里的人看不见他的身影,他多多少少地放松了警惕。可是现在似乎无法再有悠闲的心情,他握紧刀柄,探查着周围的气息,他并不是穿越了时空,而是进入了某种结界中,就像之前在神社里一样,他无法确定莺丸是否也被困在了结界中。

  渐渐地,一期一振身边的景色似乎变了,他不再行走在深夜的小镇,而是夏日的大阪城,他向天守阁走去,向他的主人丰臣秀吉复命。

 

  等等,他为什么要去复命?一期一振记忆有些模糊,他似乎不久前还跟着主人征战天下,眼前的景象与声音在脑内交叉闪烁,大阪城里富饶且生机勃勃,夏日庙会上姑娘们精致的和服,关西人特有的独特腔调。

  接下来却是秀吉气急败坏的脸庞与形势焦灼的战争沙盘,然后是什么?

  满城的悲鸣,无数的哭泣,整个大阪城陷入一片火海,然后······

  他沉睡于火光中,再无悲喜。

 

  沉睡前,他似乎听到一声叹息。


评论
热度 ( 14 )

© 寂静悠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