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莺】生如朝露(3.1)

彻底自我放飞的意识流谈恋爱,我也不知道他们俩平时怎么相处的,可能就是这样吧

一期和莺丸仍然好像被我OOC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样是在一起了吗?



  一期一振回到本丸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波又一波的黑影斩杀不尽,无处抒发的怨气在这个时间静止的暗堕本丸内肆意发泄咆哮。尽管这些敌人的战斗力对他二人都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长时间的黑暗情绪一直围绕在身旁挥之不去,对两人的精神也有不小的负面影响。被主人背叛,朝夕相处的同伴对自己拔刀相向,那个血与火交织的夜晚埋葬了多少不甘心的灵魂,这一切愤怒夹杂着想要将二人也拖入这深渊的执念扑面而来,几乎要将他们吞没。手中的刀越来越沉重,精神越来越难以集中,他不知莺丸战况如何,只有那份想要守护身后之人的意志支撑着一期一振继续战斗下去。

  若不是审神者从天而降及时救场,一期也不敢肯定自己和莺丸可以全身而退。

 

  从暗堕之地离开时已是半夜,一路上审神者沉默不语,一期和莺丸也是累的不想说话。三人就在这微妙的气氛中踏入了一片静悄悄的本丸。第二天还要出阵,其他刀剑们想必是已经睡下了。但是当一期一振走进大厅时,扑上来的弟弟们着实让他吓了一跳。五虎退和秋田的眼角红红的,乱和博多死死地扒住他的肩膀,就连一向冷静的药研和厚看来也为他的归来激动不已,急急地走上前来询问一期的状况。鸣狐站在一旁,虽然脸被面具遮住,眼神却是放松了不少。

  好不容易劝因为这次远征而心有余悸的弟弟们去睡觉并且再三保证自己一定马上就去治疗只是轻伤没有大碍以后,大厅又一次安静了下来。鸣狐领着侄子们回到了房间,审神者带着一期和莺丸去了手入室。

  

  回到房间的时候一期一振都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和莺丸在暗堕之地同敌人拼杀,对抗无穷无尽的黑影;现在他却坐在房间前的走廊里,和莺丸一起喝茶。在治疗的时候审神者告诉他们从远征开始两个人已经失联了近半个月,审神者无法感知到他们的灵力,时之政府和审神者都派出了部队去寻找二人的踪迹却毫无线索。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二人在远征时遭遇了意外,直到审神者在翻找过去的本丸记录时发现了这个被遗忘在了其他时空的暗堕之地,才成功地闯入了暗堕之地的结界,将二人找到并且救出。治疗完成后审神者打发两个人回去休息,反正可以确认二人的安全,有天大的事也明天早上再说。

  

  一期明明很累了,可是当莺丸将茶杯放到他手边的时候,他无法说出拒绝的话。尽管审神者要他们早点休息,他知道莺丸有话想对他说,他也想跟莺丸说点什么;莺丸迟迟没有开口,一期也就慢慢品味着手中的茶。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明月皎洁,清风入庭。

  不知过了多久,莺丸终于开了口,他说:

  “那个时候,我......”

  只是起了一个头,莺丸却又沉默了,仿佛在构思接下来的话语。奇妙的是,一期却明白了莺丸指的是什么,但他没有催促莺丸接着讲下去,只是微笑不语。

  莺丸看着他的微笑,也轻轻勾起嘴角。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寂静悠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