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涉

回馈基友 @风之花 的点文,长恨歌梗

预警:

没有丝毫长恨歌元素

完全看不出恋爱成分

还是篇BE的OOC小学生文笔意识流同人

同人文写作不多,有不足之处希望大家指出,有批评更有进步的动力!


能接受的朋友请往下↓

  

  天祥院英智从梦中醒来的时候看了眼床头的电子时钟,现在是凌晨三点。

  

  又做了这个梦吗......他苦笑,说放不下的到底是自己还是梦中的那个人,谁也说不清。

  

  他总有种错觉,自己在睡眠中多沉醉一会,好像就可以和那个人待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在梦中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见那人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对他伸出了手,“英智,以后······”。梦境总是在此时戛然而止,长发的身影在梦中消散。

 

  至少让我听完这句话啊,天祥院英智摇了摇头,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早上他第一个到了办公室,深夜里醒来后再想睡着总是睡不安稳,翻来覆去到天亮后早早起床收拾了一番就出门了。要是被青梅竹马的好友知道了肯定又会念他,但是这也是他没办法控制的啊,英智一边确认着今天的安排一边想着。有工作忙也是好事,起码能让他从一些事里分心。

  过了一会弓弦和桃李也来了,两人向他打过招呼后各自换好了衣服就准备去楼下集合,临走前桃李担忧地看了他一眼,他用微笑安抚桃李表示自己没事,桃李便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出去。果然自己的黑眼圈很明显吗,英智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可瞒不住敬人啊,该说幸好今天不是和竹马一起出勤么。

 

  弓弦开着车,经过了检查之后改装越野车穿过高墙,一路向南部的废墟行驶过去。这么说也不完全对,事实上现在除了高墙内的城市还保存良好以外,其他地方基本上都一片荒凉。第三次毁灭病毒爆发后残存的人类集中到了被感染较少的地区,驱逐消灭了那些行尸走肉后在这些城市外面建造了高墙,建立起了新的秩序。越野车在虽有损坏但起码还可以容汽车行驶的公路上颠簸着驶向目的地,英智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安静地看着窗外“风景”的桃李,想起来他们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桃李还因为路况太差坐车太难受了向弓弦抱怨过,被那个人调笑几句后就炸毛了,最后还是自己安抚下来的,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可靠队友了。想到这里,英智笑了笑。人总是爱念旧,即使是自己也一样啊。

  这一路鲜有的顺利,他们没遇到任何阻拦就到达了目的地——南部的A市。这座城市在战争爆发前是被他们当做本营的D市的高科技新区,在以前坐电车只用四十多分钟就可以到,现在车站自然是荒废了。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取回博士遗落在这里的资料。在病毒大规模爆发前这里就是研究的主要基地之一,爆发后人们纷纷外逃。虽然这里因为是科技新区感染的人不多,但是光是维护现有城市的安宁就已经自顾不暇新世界统治者自然没有余力收复这里。可是资料又是不得不取回的。考虑到这里遗留的敌人数量不多,再加上天祥院他们小队的战斗力,并且他们对这一带较为熟悉,取回研究资料的任务就落到了他们头上。

 

  本来敬人是想和他们一起执行这项任务的,但是英智说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他了,况且清扫东部C市周边的任务需要人手,红月队被调了过去,敬人虽然担心也并没有办法,只能叮嘱桃李和弓弦看紧他。

 

  在进入A市前他例行地向队伍里另外两人确认了这次行动的目标和计划,三人都已经合作过很多次了,A市他们小队之前也来过,忽视掉另外两人担忧地交换了一下目光,他对这次的行动有信心。

 

 

  弓弦将车停在离研究所三个街区外的道路上。时间接近正午,阳光洒在这条街上,周围静悄悄的。临街的面包房还开着门,好像等待着并不会到来的客人光临。三人最后一次检查了自己的装备,确认好路线后就向目的地出发了。

 

  敌人的习性是不能在阳光下活动,白天的反应和行动都会变得迟缓,大部分时候都会龟缩在低矮的地方,比如地下室。而且这里是科技区,当初在这里生活工作的人较其他地区少。在他们这次行动之前,这个城市也被清扫过,因此白天他们才敢放心地将车子开进市内。但是接近研究所就不行了,这个里作为当初研究病毒的地方,是受感染最严重的。

  潜入的过程很顺利,三人配合无间,就像他们事先排练过很多次一样。没有惊动地下室那群敌人,他们很快找到了那间放着博士需要的研究资料的房间。弓弦去放着备用电源的地方启动电源,桃李负责侦查。听到耳机中传来队友“好了”的消息,他迅速打开电脑扫描资料。

 

  10%,20%,30%······等待着资料传输完成的时间内,他向弓弦确认了对方的安全状况,得到并未惊动敌人的回答后他要求对方赶快回到房间集合,守在门口桃李表示没有什么异常状况。看来这次行动会如自己想象的一样迅速且圆满的完成。

 

  事后英智发现自己真的是立了一个标准的flag。

 

  过程不想再回顾,尽管在进入大楼前已经用红外线探测仪确认了地上楼层并没有敌人所以地上行动会顺利完成可是没想到在资料传输到99%的时候电脑突然弹出“ERROR”的对话框并且在整栋楼拉响警报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英智无论如何都不会说出口。

 

  敌人不能再阳光下活动可是他们所在的研究室走廊却刚好是封闭的,尽管白天会让敌人行动迟缓但是他们只有三人,如果数量过多他们也难以招架。弓弦和桃李提出由他们引开敌人,英智继续解决资料的问题。他很想反对,可是看着两位从一开始就跟在自己身边的队友眼中的坚定,尤其是桃李的,他什么否定的词也说不出来。他知道桃李是为了他好,而弓弦是为了桃李好。桃李这个孩子虽然年纪还小,但是在一些事情上却已经看得很明白,至少比他透彻。

  二人将研究室的门窗封闭好,将随身携带的特殊化学物质涂在门口以掩盖门内人的气息后就各自离开了。

 

  空荡荡的房间内又只剩自己一个人了,英智稍微惆怅了那么一会儿,立刻将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解决资料的问题上。房间内只剩下他敲击鼠标和键盘的“哒哒”的声音。过了不久外面就传来枪击声,爆炸声,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敌人被击倒后的惨叫声。队友都在忠实地完成自己的任务,他作为队长更是要以身作则。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枪击声似乎都已经停了。英智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移动终端,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间。期间他和队友联络过,二人为了引开敌人已经跑出了研究所。托他们事先已经研究过这附近建筑地形的福,他俩都顺利地找到了藏身地点。英智这边的资料始终有些问题,因此他不得不让桃李和弓弦在外面等待。

  太阳快要下山,藏在阴影中的怪物们蠢蠢欲动。桃李焦急地催促他快点出来,英智用红外线扫描仪查看了一下外面的走廊内并没有敌人,带上折腾了一下午终于弄好的研究资料打开门向着研究所外面奔去。

  计划永远会遇上变化,还没等英智跑到汇合处,听见背后传来怪物的咆哮,他苦笑一声,跟队友说我们怕是要在这里待一晚上了。还没等耳机里桃李说什么,他掏出自己的武器,转身向敌人射击。

  有多久没有战斗了呢,虽然平时模拟战并不少,敬人也好桃李也好经常拖着他去训练场模拟演习,但是这样真刀真枪的厮杀却是六个月以来第一次。

  原来已经半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他一边用武器扫射着敌人一边漫不经心地想到。耳机里传来桃李担心的声音,弓弦倒是稳重,指示他向什么地方逃跑比较有利。看来弓弦是藏在附近的制高点?幸亏敌人数量虽然多而且凶残,但是没什么智商,否则它们一开始就应该去研究室了。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英智且战且退,在街口的拐角处成功地用诱饵吸引敌人注意力后跑向了藏身处。

  将藏身房间的门窗封堵好并且用化学剂掩盖住自己的气味后他向两位队友报了平安。桃李听起来松了一口气。他其实很想对桃李说没事,刚才的战斗中他的身手丝毫没有衰退,曾经战斗学院中的“帝王”至今仍然是战场上的王者,那些妄图挑战他的怪物无一不消散在他的枪下,他持枪的手并不会颤抖。可是听着桃李略带哽咽的声音,他觉得这句话听起来是这么的无力。

 

  桃李也好弓弦也好,敬人也好,包括他自己,其实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英智从不在他们面前提起,他们便从来不说。英智不是不知道这三个离自己最近的人偶尔也会在背后交换担忧的眼神。虽然在那次事件一个月之后他又开始执行任务,每次任务都能够圆满完成,好像他还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帝王,但是他的内心却并不如他的表面那么坚定。

  自己晚上睡不好的事总是用微笑安抚过去了,模拟战斗中他的枪法依旧那么准,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没有任何迷茫,一如既往地应付敬人的说教,天祥院英智与六个月前的他并没有区别。

 

  其实还是有的。

  此时已是夜晚,按照预报今晚应该是没有星光。他缩在藏身房间的角落里,将外套反过来盖在身上,靠着墙壁,听着窗外的百鬼夜行。鬼哭狼嚎,那凄厉的声音让人浑身发紧。那是怨念,是饥饿的怨念,是对鲜血的怨念,是寻找不到撕咬对象的怨念、是自己变成这般怪物的怨念。以前出任务时他们小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困境不得不在外面过夜,可是那时候自己身边总是有人陪伴的。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那嚎叫声仿佛更加惨烈。

  就在这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英智居然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他看见那个人回来了,和他一起出任务。四个人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吵吵闹闹,主要是那个人去调戏桃李,小桃李立刻炸毛,弓弦去安抚桃李,他带着一点无奈地微笑问那个人好玩么,那个人笑嘻嘻地却并不说话。

  他想问对方为什么不回答,转眼四人却已经潜入了目的地准备行动。警报如宿命般响起,敌人如潮水般涌来。他和弓弦,那人和桃李,四个人分成两组行动,可是在集合地点碰头时只有桃李一个人来了。

  面对着哽咽地对他说明情况的队友,他忘了那时候自己是什么表情。他自己的化学剂用完了,弓弦的在之前突围的时候掉了,现在是半夜,正式敌人最活跃的时候,他们需要赶快回到车上突围。

  期间混乱的过程一闪而过,只剩下他举起枪瞄准那个人。在背后冲天火光的映照下,那个人仍旧是笑嘻嘻的,即使脸上狼狈不堪满是伤痕,对着他伸出了手。

  那人说,

  “这是我最后的表演啦,英智”

  “以后······”

   话还没说完,或者说英智还没听清他在说什么,那人启动了机关,火光瞬间吞噬了所有怪物。英智按下扳机,打碎了隔离门按钮的玻璃罩,将那些怪物和那个人,还有他的笑容都留在了门后。

  

  原来不是梦境总不让自己听清楚那句话,而是自己真的没听见啊。英智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这个。

  他掀开外套,看了看手上的终端,已经是清晨六点了。

  难得睡得一个好觉,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吗,他摇了摇头,用通讯工具联系自己的队友。

  桃李和弓弦也醒来了,处在制高点的弓弦侦测了一下附近的情况,怪物们似乎已经回了自己的巢穴中。

  回到车上,他们启程离开这个城市,想必以后也没有必要回来了,假如博士没有忽悠他们的话。

 

  英智望着A市和他们越行越远,太阳已经升起,今天又是阳光普照的一天。


写在后面没什么卵用的P.S:

第一次写这种设定,bug很多请见谅

关于怪物的设定参考了《我是传奇》

情人节写BE我也是没救了_(:зゝ∠)_

评论 ( 8 )
热度 ( 9 )

© 寂静悠尘 | Powered by LOFTER